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4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逼成了那种连庆功会都不想参加的敬业型社畜,怎一个惨字了得。

打破两人尴尬的是他们各自信鸦的叫喊声——幸好信鸦都知道自己是什么实力,一开战就跑远了才没被穿成肉串。

蝴蝶香奈惠的信鸦在颇为慌张的呼喊着主人的名字,长青的乌鸦君就比较清新脱俗。

乌鸦君:“啊——长青,长青!死了没?没死喊两声!啊——你有本事就喊两声!”

蝴蝶香奈惠看着长青。

长青默默捂脸:“这不是我教它的。”

丢死人了!

“我们还是先上去再说。”看着长青一副很想撞墙的模样,蝴蝶香奈惠忍着笑意道。

陷阱的高度不算特别高,凭着鬼杀队队员的素质轻而易举就能跳回地面。

长青刚刚站起身,蝴蝶香奈惠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,忽然好奇的盯着他的脖子:“长青君,你脖子上那个是什么?刚才还没有,也不像是撞青了的印记。”

“嗯?在哪里?”

长青根据蝴蝶香奈惠的指引摸向左侧脖子,只感觉那里还是一切正常。

蝴蝶香奈惠描述道:“看起来没什么能被摸出来的凹凸感,像是天生长在皮肤上的胎记一样,不过是深蓝色的,形状有些模糊,要形容的话……和你日轮刀上的水纹感觉很像!”

没有镜子的长青更懵了:“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胎记这种东西。”

三辈子都没有。

这形容听起来有些像仙术的印记,可是他仙术的印记和蝴蝶香奈惠描述的完全不同,刚才战斗中也不可能让他提炼仙术能量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yuzhaiwul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