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68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默在心里把奴良鲤伴怼了一遍,他收下信纸,对产屋敷耀哉道:“我知道了,我会等待奴良组的消息的,主公。”

产屋敷耀哉点点头,他环视所有的柱们:“还有人要汇报什么事吗?”

长青扫了一眼上了年纪的风柱,道:“恕我冒昧,主公,我还有事想说。”

“嗯,你说。”

“请问风柱前辈是手腕有旧伤吗?”长青转身面对风柱,指着自己的右手手腕道,“我看您总是在揉自己的右腕,所以有此猜测。”

此时此刻亦在摁着手腕,几乎已经变成了习惯的风柱愣了愣:“确实如此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长青道:“我……我的一位长辈以前也曾受过类似的伤。”

长青差点就说成自己,幸好及时的改了过来。

忍者啊武士啊在手腕这种地方留下旧伤可不是闹着玩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作,痛的甚至让你握不住刀。

第一次忍界大战结束后,长青感觉自己的实力难以在忍界立足,他太过急于求成,总想一口气把自己以前落下的进度全补回来。

那时身边有擅长医疗忍术的纲手在,自身体质恢复力又强大,长青根本没把身上留下的伤放在眼里。

腿骨折那次很快就治好了,不过长青差点被纲手揍。

留下心理阴影的长青在一次手腕错位后被他自己直接咬咬牙掰回来,也没去医院。

当时是好了,最终导致的后果却相当严重,不光是为了治疗个暗伤就花了差不多七八年才彻底治好,光是差点被纲手活体解剖的记忆就够长青受的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yuzhaiwul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