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56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法。

这可太不像他了。

听到有别的男人在他家,那一瞬间的焦灼和愤怒是明晃晃的,根本做不了任何遮掩,完全超出他的预料。

甚至让他能把老头子这么多年的教育都抛到脑后,像个楞头小子一样,冲动上头。

现在想起来,还隐隐有几分后怕。

陶然对他的影响力,越来越深了。

这不是个好兆头。

随着这种占有欲日渐疯涨,他可能没法维持理智不去做些可怕的事?情?。

这又是为什么呢?

仅仅是对感?兴趣的事?物的正常反应吗?

晏池眯了眯眼,从来也没人教过他这些,能轻易解出各种变态难题的脑子却第一次卡住了。

似乎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来解释自己这种失控。

他就这么坐了半个多小时,才翻身躺下。

还是决定明天让严毅去看一眼。

只是因为他不希望陶然那傻子再?被骗了。

仅此而已。

第二天沈洛星醒的时候,陶然已经离开有一会了,管家伯伯正在厨房里指挥忙碌着,看到他走下来,给他端上一碗温热的粥,笑容和蔼,“感?觉好点了吗?小少爷他先去公司了。”

“不过他吩咐了,让你吃完早饭后记得?吃药,然后会让司机送你回家的。”

沈洛星在桌前坐下,鸡丝粥微咸的味道冲击着他寡淡的味蕾,碗里的蒸汽熏到脸上,模糊了他的眼睛。

昨天晚上那只搭在额头上的温柔的手,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?眷恋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yuzhaiwul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