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28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自己查看。

不深,但是很长的一条,把皮肉都拉开来,让伤口显得分外狰狞。

“你这是做什么?好好的怎么还自残上?了?”严毅沉着脸去翻医药箱,这种伤口他处理惯了,家里也?常备那些药物,只是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会这样对自己动手。

等严毅出去了,晏池转过身来看向小寒,这孩子没见过什么大场面,已经有点被吓哭了。

“去放消息吧。”晏池轻飘飘道,“明天早上,我要看到热搜。”

“哥……你这……痛不痛啊,你为什么……”小寒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晏池轻飘飘的一眼给钉在了原地,甚至让他从脚底生出了一阵寒意。

以前的晏池,虽然性情冷淡,但是相处起来却也不会?有太大的压力,所以哪怕他总是冷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,小寒也?从来不怕他。

可刚刚,仅仅是那一个眼神,却让他如坠冰窖。

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,极冷,又有那种常年处于上位者才有的威严,让他根本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。

这个人陌生极了,完全不是之前朝夕相处了那么久的晏池。

就好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。

冷酷,无?情,漠然。

好像没什么东西会被他放在眼中,哪怕是人命。

小寒垂下脑袋,不自觉打了个哆嗦,乖乖跑走了。

晏池收回视线,又偏头望向外面那个又圆又大的月亮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,手?臂已经刺痛到有些麻木了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yuzhaiwula.com

(>人<;)